浴室哲学 + 简约壁纸

一只浣熊混入了上流社会

截取于和米米的真实对话:
“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。我在6月29号画了一只鲸鱼,但我觉得她不该生活在水里,我觉得她应该生活在沙漠里。但她不适合沙漠应该很快就要死去。那就是鲸落咯,于是起名叫[沙漠鲸落]。但我画画一般都会配一些文字类似像超短篇小说这样的形式。这次我没太想好故事怎么写就先放着了。直到今天我读了你发的火人节的朋友圈。我打开看到是在沙漠里的,就感觉有可能会找到一些关于沙漠故事的灵感。直到我读到最后,发现她们把火人的燃烧叫做whale fall。我整个懵掉了,我从来没听过火人节或者BRC。怎么会有这样的巧合?!而且我就在你发朋友圈的一周前画的这幅画。这是要告诉我什么启示吗?我不知道我朋友里谁...

「社论:差别」
小草不能动,不知道山外面还有山
小草看不见,不知道草旁边还是草
小草都一样,但能分清这一棵,不是那一棵

它还会从毛胚房一直长到你头上

还好不是青菜
我们都不太方便

一个月没做梦了,上次梦见我死了

洛塞维丝星上曾经也有过大陆。但冰川融化陆地消失之后,所有的人都生活在他们自己的小船上。登上别人的船是决不能被容忍的。因为船像她们的身体和灵魂一样,一人一条,是生命和自由的权利。

诗:望远镜
图:我

「鸽王」
面朝北极
做个鸽王
单脚立在国际日期变更线上
你昨天约我
我摔向左边
你今天约我
我倒在右边
晨昏线略过
黑夜白天
找不着我

萨格走出办公大楼,看到月光被云纹遮住了一半的明亮;另一半又照出云上斑驳的纤维。驻足抬头,却怕挡住身后快步穿过的人流。他在桥上看到河表面被螃蟹煮沸的水波,像茶叶蛋壳裂开的小块相互挤压破碎又重生。趴在桥栏杆上,却怕被路人当做想不开。

从前有一只力争上游的鱼,然后它被憋死了

因为智能摄像监视飞虫的普及,人们开始逃离城市

1 2 3 4 5 6 7 8 9
© 画鬼易 Issey | Powered by LOFTER
回到顶部 ∧